男性健康日:为什么肝癌更“青睐”男性? - 家庭医生在线男科频道

2020-11-05 15:55:32 来源:男性健康网

[摘要]

每年的月日为世界男性健康日旨在倡议全社会及家庭再多一点对男性健康的关注与关爱一直以来男性都以身体强健自居但事实上除了一些男性专利病以外在一些疾病或肿瘤面前男性比女性则更为脆弱肝癌就是其中之一肝癌更偏爱...

  每年的10月28日为“世界男性健康日”,旨在倡议全社会及家庭再多一点对男性健康的关注与关爱。一直以来,男性都以“身体强健”自居。但事实上,除了一些男性“专利”病以外,在一些疾病或肿瘤面前,男性比女性则更为“脆弱”,肝癌就是其中之一。

  肝癌更“偏爱”男性人群

  肝癌是我国最第4位的常见恶性肿瘤和第2位的肿瘤致死病因。据国家癌症中心发布的2015年我国恶性肿瘤数据显示,肝癌的新发病例为37万,其中男性为27.4万,女性为9.6万,男女约为3:1。由此可以看出,肝癌更“偏爱”男性。

  目前,肝癌的病因和发病机制尚未完全明确。那到底有哪些“因素”在作祟?根据相关调查研究发现,主要有以下几大原因:

  肝炎病毒感染:肝炎病毒感染是目前较为明确导致肝癌发病的主要原因。其中,乙型肝炎病毒和丙型肝炎病毒感染为主要危险因素,两者联合所致肝癌占全部肝癌发病数的80%以上。近期一项调查结果显示,中国的慢性乙型肝炎患者中,有约74%为男性。

  各种原因引起的肝硬化:“肝炎-肝硬化-肝癌”,被称为肝癌“三部曲”。肝硬化常伴静脉曲张,引发上消化道出血,并会增加肝癌风险。我国大部分肝癌患者都伴有肝硬化,其中12.8%的非酒精性脂肪性肝炎肝硬化最终会发展为肝癌。男性肝病(肝硬化)患者较女性肝病(肝硬化)患者存在更高出现肝细胞癌的几率。

  长期酗酒:据报告,约15-30%的肝癌由酗酒导致。在酒精相关性肝病患者中,肝炎病毒的共存已被证明可以加速疾病进程。在高酒精摄入量( 60 g /天至125 g / day)的患者中,丙肝病毒共存会增加与酒精相关的肝硬化患病风险。此外,大量饮酒也被证明会增加发生肝癌的风险,同时存在乙型肝炎病毒的患者发生纤维化和肝癌的风险也会增加。

  非酒精性脂肪性肝炎:尽管肝硬化是人类肝癌的主要危险因素,但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肝癌可以在没有肝硬化的非酒精性脂肪肝疾病患者中发生。最新研究将非酒精性脂肪肝疾病确定为导致与病毒和酒精无关的13-38.2%的肝癌患者的根本原因。

  食用黄曲霉素毒素污染的食物:天然污染的食物中,黄曲霉毒素B1最常见,是目前已知最强的化学致癌物之一。一项全球调查显示,黄曲霉素在4.6%-28.2%的肝癌病例中起决定性作用,尤其在中国等发展中国家。

  家族遗传:流行病学结果显示,原发性肝癌具有明显的家族聚集性,遗传和环境因素均导致肝癌的家族聚集。对于高危人群应密切随访,定期检查,早期诊断并治疗。

  此外,近年的研究提示糖尿病、肥胖和吸烟等也是肝癌的危险因素。

  三类男人最容易被肝癌“盯上”

  肝癌之所以更爱找男性的“麻烦”,可能与部分男性的日常生活方式与习惯损害肝脏健康有关。这三类男性最容易被肝癌“盯上”:

  饮酒过多:生活中绝大多数的男性为应酬各种场合都会喝酒。酒精在人体内的分解代谢主要靠肝脏。但长期酗酒,过多的酒不仅会增加肝脏代谢负担,甚至会引发肝病,让肝癌有机可乘。数据显示,15-30%的肝细胞癌与酗酒有关,每天摄入≥40g酒精将提高患肝癌风险1.82倍。

  长期熬夜、睡眠不足:俗话说,熬夜伤肝血。频繁的熬夜让肝脏根本得不到休息,继而引发一系列的肝脏疾病,如一些肝炎、肝硬化甚至肝癌。

  经常生气:中医讲,百病皆由气生。肝主疏泄,怒则伤肝。意思是,经常生气会导致肝脏的疏泄功能异常,增加肝脏病变几率。另外,人在生气时会分泌一种“儿茶酚胺”的物质,其会作用于中枢神经系统,使血糖升高,脂肪酸分解加强,血液和肝细胞内的毒素相应增加,严重损害肝脏健康。

  防治肝癌重在“早”,治疗手段也在不断创新

  目前,肝癌还没有办法实现完全治愈,因此对于上述三类男性及高危人群,应远离病因 “早预防”。那么,肝癌一旦确诊,是否意味着成为“不治之症”吗?其实不然,随着医学的进步,肝癌若能早期发现是有机会手术根除的,即使是晚期也有很多治疗选择。

  目前肝癌主要的治疗方法包括局部治疗(肝切除术、肝移植术、局部消融治疗、肝动脉介入治疗、放射治疗等)和全身治疗(系统化疗、靶向治疗、免疫治疗等)。其中,肝切除术是肝癌病人获得长期生存的重要手段。早期肝癌是手术切除的首选适应证,在部分中晚期肝癌病人中,手术切除有可能获得良好的效果。

  肝移植是肝癌根治性治疗手段之一,尤其适用于肝功能失代偿、不适合手术切除及局部消融的早期肝癌病人。但国内尚无统一肝脏移植标准,《原发性肝癌诊疗规范(2019年版)》推荐采用美国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UCSF)标准,即单个肿瘤直径≤6.5cm,肿瘤数目≤3 个,其中最大肿瘤直径≤4.5cm,且肿瘤直径总和≤8.0cm,无大血管侵犯。

  尽管外科手术是肝癌的首选治疗方法,但因肝癌病人大多合并有肝硬化,或者在确诊时大部分病人已达中晚期,能获得手术切除机会的病人仅 20%~30%。近年来广泛应用的局部消融治疗,具有对肝功能影响少、创伤小、疗效确切的特点,使一些不适合手术切除的早期肝癌病人亦可获得根治机会。

  经肝动脉介入治疗是公认的肝癌非手术治疗中最常用的方法之一,主要包括肝动脉栓塞化疗和肝动脉灌注化疗。中期和部分晚期肝癌病人且肝功能储备良好的患者;可以手术切除,但由于高龄、严重肝硬化等不能或不愿接受手术治疗的早期肝癌患者;门静脉主干未完全阻塞,或虽完全阻塞但门静脉代偿性侧支血管丰富或通过门静脉支架植入可以复通门静脉血流的肝癌患者;肝动脉-门脉静分流造成门静脉高压出血的肝癌患者;肝癌切除术后,数字减影血管造影可以早期发现残癌或复发灶的患者,可采用该治疗方式。

  放射治疗,简称放疗,分为外放疗和内放疗。外放疗是利用放疗设备产生的射线(光子或粒子)从体外对肿瘤照射;内放疗是利用放射性核素,经机体管道或通过针道植入肿瘤内。部分早期无手术切除或局部消融治疗适应证或不愿接受有创治疗的患者,可考虑采用肝癌立体定向放疗作为替代治疗手段;中晚期肝癌病人,经肝动脉介入治疗联合外放疗,可改善局部控制率、延长生存,可适当采用;晚期肝癌病人部分寡转移灶者,可行立体定向放疗,延长生存。

  对于肝癌患者而言,全身治疗可以减轻肿瘤负荷,改善肿瘤相关症状,提高生活质量,延长生存时间。其中,全身化疗成为主要的姑息治疗手段。既往许多传统的化疗药物都曾试用于肝癌,但单药有效率都比较低(一般10%),且缺乏高级别的循证医学证据表明具有生存获益。近年来,含有新化疗药物的全身化疗方案使消化道恶性肿瘤的化疗疗效较以前有了明显的提高,对减轻患者症状,提高生活质量和可能延长生存期具有重要的作用。

  值得一提的是,近十年来,随着肝癌靶向药物的不断地在进行临床试验并上市使用,特别是备受瞩目的免疫疗法方兴未艾,给晚期肝癌患者治疗带来更多选择。靶向治疗,也叫“生物导弹”,精准是它的优势,其以肿瘤中异常细胞为“靶点”,然后使用与之相匹配的药物进行治疗,使肿瘤细胞特异性死亡,同时并不会对肿瘤周围的正常组织和细胞造成影响。靶向治疗能够延缓肿瘤进展,延长晚期肝癌患者的生存期。

  免疫治疗,是指通过药物激发自身体内免疫系统,识别和攻击肿瘤细胞,以达到杀灭肿瘤细胞的目的。虽然免疫治疗出现的时间不长,但它凭借着自己强劲的实力迅速在癌症治疗领域内占得了一席之位。尤其是以PD-1/PD-L1为靶点免疫检查点抑制剂的开发,对临床肿瘤免疫治疗有着广阔的运用前景。免疫检查点抑制剂的作用机理可以简单理解为解“刹车”原理。癌细胞会在免疫细胞的必经之路上设置很多的“路障”,同时巧妙地把自己伪装成一只“无辜的羊”。其中,免疫检查点可抑制机体适应性应答,令肿瘤逃避免疫系统的监视,针对靶点的阻断剂可松开抑制机体正常免疫的“刹车”,“扯下羊皮”、“清除路障”,从而达到抗肿瘤效果。除了单个免疫检查点抑制剂外,还出现了两个免疫检查点抑制剂的联合使用,让免疫机制更加大展身手。双免疫检查点抑制剂即意味着会有两个免疫检查点抑制剂进行联合使用,它们将会清除癌细胞设置的双重路障,具有更强的消灭肿瘤细胞效果。

  目前以免疫治疗为核心的多种治疗模式综合使用的临床试验,已在肝癌治疗领域广泛开展,不断探索。相信随着临床研究的不断丰富,未来晚期肝癌的治疗将不再是无药可选。

  最后,需要强调的是,肝癌治疗领域的特点是多种治疗方法、多个学科共存,患者应按照专业医生的指导下,进行规范治疗。

分享到: